普法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教育
专家称 大规模推广新冠疫苗接种可以阻止变异株出现
来源:宣传部  日期:2021-04-22  点击:1013 

【聚焦新冠疫苗接种】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侯建斌

4月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近期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的有关情况。

“截至目前,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超过2亿剂次。”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指出,近期,有群众反映第二剂次预约难的情况。国家为各省份调配供应疫苗时,已充分考虑如期接种第二剂次的需求量。“各地要做好精准调配,确保第二剂次接种在8周内完成,避免出现打了上针没有下针的情况,国家卫生健康委各驻点工作组对此也会加强督导。”

米锋强调,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已连续8周上升,其中上周新增526万例,为疫情发生以来单周最高,病毒继续出现新的变种,提示:在坚持做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同时,要加快推进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应接尽接,并继续做好个人防护。

医务人员接种率超过80%

根据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各地正在积极推进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目前全国疫苗接种工作进展顺利。”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介绍说,当前新冠病毒疫苗接种主要围绕两个重点来开展:一是重点地区;二是重点人群。

“优先确保疫情发生风险高的口岸城市、边境地区、大中城市以及既往发生过聚集性疫情的重点地区推进接种工作。”崔钢说,目前相关地区通过积极统筹协调,细化接种安排,提高疫苗周转和接种效率,安全有序地组织好疫苗接种工作。

在重点人群上,主要包括冷链从业人员、医疗卫生人员、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高等院校学生及教职工、大型商超服务人员和保障社会运转的交通、物流、福利机构相关人员等重点人群。

崔钢透露,为做好相关重点行业和重点人群的接种工作,卫生健康、教育、民政、交通、铁路、民航、住建、文旅、市场监管、国资等行业主管部门对涉及本行业的接种工作都作出了明确部署,力争按期实现新冠病毒疫苗“应接尽接”。

“医务人员战斗在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第一线,相对来说感染风险是比较高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李大川说,从去年开始,重点人群疫苗接种工作中,就把医务人员作为重点人群之一,优先安排接种。截至目前,医务人员的接种率已经超过80%。

据介绍,国家卫健委要求地方按照先定点医院、后非定点医院,从医院的重点科室到普通科室,按照突出重点、梯次推进的原则开展接种工作。各地按照国家卫健委统一要求,也积极创造条件,做好组织协调,方便医务人员接种,同时也避免出现“一刀切”的现象。

另外,地方上严格坚持新冠疫苗接种的技术指南第一版,确保接种工作安全进行。

疫苗不会促进变异株出现

有一些老百姓认为,疫苗的有效性既然不是百分之百,那就不值得打了。对此,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回应称,疫苗之所以批准使用,前提是它的有效性达到一定标准。其实疫苗的作用,主要是预防疾病,也能预防重症和死亡。从目前结果来看,不管是临床试验、还是上市后观察,对预防重症的效果更好一些。

“预防一个疾病,阻断传播或者降低流行强度,接种疫苗是更好的措施。”王华庆说,在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开始接种新冠疫苗,目的是通过有序接种,让人群建立免疫屏障,达到降低病毒传播强度,最终实现阻断流行、阻断传播的目的。

“如果大家都认为现在接种的疫苗不是百分之百,不去接种,我们的免疫屏障可能就建立不起来,无法实现群体免疫。”王华庆坦言,一旦有了传染源,由于绝大多数人没有免疫力,这个疾病就会出现流行,也有可能出现传播。

“要知道,流行和传播的出现,控制它的措施,代价非常大。”王华庆说,如果接种疫苗的人群越多,免疫屏障就能尽快建立起来,即使有散在病毒发生,也不会形成大的流行,能够阻断疾病传播。

对于国外出现的一种说法,认为大规模推广新冠疫苗接种,可能会促使病毒加速变异。对于这一说法,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成员邵一鸣回应称,这种说法缺乏科学根据。“病毒变异是个永恒的主题,特别是mRNA病毒,它的变异基础就是病毒会持续复制。”

作为新冠肺炎这种急性传染病,整个病程就几周,要想持续复制,必须从感染者循环、不断地传给易感者,不流行就没有机会复制,然后就传播不下去。

邵一鸣强调,疫苗可以阻断病毒的传播,病毒在不传播的时候就不能复制,就不会产生更多的变异株,这种情况下,疫苗是绝对起到正向的作用。

而且通过疫苗大面积的推广,可以为应对未来的病毒发生变异争取时间,使得企业、研发机构能够研究新一代针对变异株的疫苗。邵一鸣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疫苗是绝对可以阻止变异株的出现。

我国疫苗研发处在第一军团

对于我国疫苗研发的相关进展,邵一鸣说,我国整个新冠疫苗的研发处在国际第一军团,不仅为我国的老百姓,还为其他五十几个国家人民提供了疫苗支持。

据邵一鸣介绍,我国在疫情早期布置五条技术路线,其中三条技术路线冲在最前面,包括三个灭活疫苗,还有一个病毒载体疫苗,都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在目前预防接种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另外一个是重组蛋白疫苗,也已经获得紧急使用批准。

邵一鸣表示,我国另外还布局若干条技术路线,有十几个疫苗已经进入临床研究,包括减毒流感疫苗载体的技术路线疫苗,正在进行二期临床试验,表现出很好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mRNA疫苗、DNA核酸疫苗,临床前研究显示非常好的前景,现在也正在进行二期临床的试验。

不过,像前面的疫苗遇到的问题一样,由于我国疫情控制的非常好,所以在境内无法进行三期临床试验,三期临床试验场地只能设在境外。这样可能会面对“双重挑战”:一是,现在疫情在国际上在不断加剧,二是,很多国家要设安慰剂组,有一定的伦理问题,大家都想打疫苗,不想进安慰剂组。

邵一鸣认为,要加快其他技术路线疫苗的发展,可能要有一些创新,比如同类的疫苗,是不是可以通过免疫替代终点进行评价,加快它们投放市场。当然,还可以通过真实世界研究,来评价疫苗的有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