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学习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学习
中国共产党文化领导权建设的历史经验
来源:宣传部  日期:2024-06-19  点击:113 

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从毛泽东同志的文化思想到习近平文化思想,中国共产党在建设文化领导权的历史进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总结和运用好这些宝贵经验,对于在新的起点上继续推动文化繁荣、建设文化强国、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永葆中国共产党的文化先进性,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

文化领导权本质上是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坚持党的文化领导权的核心任务是坚持和巩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这也是坚持党的文化领导权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已经意识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对坚持文化领导权的极端重要性。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李大钊、陈独秀认识到只有开掘无产阶级强大的革命性力量,才能实现彻底的民主革命,而唤醒广大民众这一历史任务,必然在于形成无产阶级文化先锋队,共产党员首先要信仰马克思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中国无产阶级改造中国社会的强大思想武器。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深刻认识到文化领导权是革命队伍前进方向的根本保证。1928年,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斗争》中指出:“我们感觉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边界各县的党,几乎完全是农民成分的党,若不给以无产阶级的思想领导,其趋向是会要错误的。”随着文化领导权建设的不断深入,他又在1940年的《新民主主义论》中讲道:“由于现时中国革命不能离开中国无产阶级的领导,因而现时的中国新文化也不能离开中国无产阶级文化思想的领导,即不能离开共产主义思想的领导。”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在总结正反两方面历史经验的基础上,逐渐构建起中国共产党文化领导权的革命形态,并认识到在进行社会革命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必须开拓马列主义思想阵地和扩大无产阶级文化队伍。

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中国共产党的文化使命从以文化舆论发动群众、团结群众反抗“三座大山”转变为确立无产阶级对文化领导权的持续性建构,确立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伴随着国内外形势发生的深刻变化,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加紧了对我国的文化“侵略”,同时一部分否定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的有害言论甚嚣尘上,这股暗流至今也并未完全消散,表现为“毒教材”“歪曲党史国史”“丑化革命英雄人物”等事件时有发生。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总结以往经验的基础上,深刻认识到“宣传思想阵地,我们不去占领,人家就会去占领”,进一步指出虽然新时代“宣传思想工作的环境、对象、范围、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宣传思想工作的根本任务没有变,也不能变”。面对国内外敌对势力对文化领导权的争夺,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尤其是中国化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党的文化领导权。新时代坚持党的文化领导权,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习近平文化思想,加强党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全面领导。

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要推进“两个结合

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经历了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文化思潮变革,面对“文化启蒙”和“思想解放”的诉求,面临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的挑战,中国共产党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党也不断在实现文化创新和进行斗争实践中构建起文化领导权。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历程中,党的文化领导权始终是在不断解决中国问题的实践中建立起来的。五四运动时期,李大钊同志在文化思潮论战中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的初次尝试取得了文化思想斗争上的胜利,证明了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是引领社会文化认同的有效途径。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随着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强调解决中国问题必须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国情相结合,以实践创新推动文化思想创新、以文化创新指导革命实践活动。毛泽东同志说:“我们反对主观主义,是为着提高理论,不是降低马克思主义。我们要使中国革命丰富的实际马克思主义化”,同时“我们必须继承一切优秀的文学艺术遗产,批判地吸收其中一切有益的东西,作为我们从此时此地的人民生活中的文学艺术原料创造作品时候的借鉴”。新中国成立以后,社会主义建设取得巨大进步,但是也遭遇一些挫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充分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重新确立“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将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实际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解决了“社会主义的本质”等基本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并阐述“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结合”,揭示了开辟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

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要推进马克思主义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机结合,既保留马克思主义的魂脉,又保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根脉,以“文化自信”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夯实思想根基,创造出中国人民广泛认同的文化成果。“两个结合”是被证明了的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的正确创新方向,也是中国共产党文化领导权建设的有效路径。

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坚持在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中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是党的群众路线在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中的具体体现,也是稳固文化领导权的根本途径和重要方式。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逐步认识到文化特别是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无产阶级革命的有生力量来源于工人和农民,决定了党的文化工作方向是为人民大众服务。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中国共产党文化宣传的主要方式由之前的理论文章为主转变为文艺汇演、农村墙报和通讯文学等各种丰富手段,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传播手段宣介党的方针政策。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通过报刊、广播和口号传播等形式进行宣传,与地方的语言风格、人民的地方腔调结合,创造出一系列朗朗上口的宣传口号。比如,“支援大反攻,参加胜利军,打倒蒋介石,拔掉老祸根”。这样的文化标语在解放区被人民群众口口相传,还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群众中产生较大反响,极大地配合了政治上、军事上的解放运动,使中国共产党的思想逐渐被中国人民所认可,官僚资产阶级的文化思想被人民所抛弃。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文化领导的任务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但是工作的基本路线没有改变,即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获得人民群众的认同。我国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以后,不可避免地带来了社会文化中的一些不良风气,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不时出现,网络舆论乱象丛生,使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受到极大挑战。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积极探索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比如,推行主流媒体平台实名制,遏制流言大肆传播;集中整治背离人民主旨的网络文化作品和作者,形成风清气正的社会文化氛围;持续加大群众文化设施建设力度,群众文化设施建设水平显著提升;支持全国群众文化机构积极开展各类文化活动,文化服务惠及人次稳步增长,基层群众文化获得感和满足感进一步增强。

随着互联网、新媒体等技术的发展,广大人民群众能够更多地参与社会文化创造活动中,能否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成为新时代坚持党的文化领导权的新要求。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创造人民满意、认同的文化成果,党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领导才能受到更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党的文化领导权才能更加稳固。

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要加强法律法规保障

加强法律法规建设与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一方面,法律是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反映了特定社会群体的价值观、信仰、道德观念和行为准则;另一方面,法律通过对社会行为的规范和调控,对文化形态有着直接的影响。运用法律的“刚”性约束力发挥思想文化的隐性教育作用是文化领导权建设的关键环节。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就探索用法规来保障党对文化工作的领导权。党成立之初就试图以法规的举措巩固和发展党领导文化工作的成效。延安时期,中共中央相继印发《关于发展文化运动的指示》《关于各抗日根据地文化人与文化团体的指示》等文件,为抗日文化运动的领导提供保障。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颁布了诸多法律、条例等来加强文化领导权的建设,比如,1950年政务院颁布《关于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救济机关及宗教团体的方针的决定》,195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宪法,以及后来的1975年宪法、1978年宪法和1982年宪法中,都以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党对文化工作领导的合法性地位。面对社会上重新泛起的历史虚无主义、精神反叛主义等否定革命、否定历史和颂扬侵略(霸权)文化等有害思想,以法律秩序规范社会文化行为成为加强党的文化领导权必然选择。进入新时代以来,我国在总结以往经验的基础上,相继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爱国主义教育法》等相关文化保护法案,党的十九大明确将“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载入党章。这些关于进一步加强党的文化领导权的法律法规,以法律的强制性坚守无产阶级文化阵地,以法治方式推动和保障党的文化领导权落到实处。

党的文化领导权建设,必须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转化为具有刚性约束力的法律规定,用法律来推动核心价值观建设,只有通过法律程序明确党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全面领导,才能保证党对文化发展的战略规划和方向把控,确保文化产品和服务符合国家利益和社会主流价值观。

(作者分别系湘潭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教授,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飞跃的基本规律研究阶段性成果